真千金她又给人算卦了

首页 > 豪门总裁 > 

真千金她又给人算卦了

真千金她又给人算卦了小说

真千金她又给人算卦了

壹吃壹大碗
状态:连载中 分类:豪门总裁
更新时间: 2024-06-18 07:33:46
立即阅读
简介:

  初见时……  “我喜欢腰细腿长抱起来舒服的。”  后来的后来……  “爵爷,今天要不要出去玩?”  “不了,我老婆说今晚超过八点回家容易有血光之灾。”  所以说,算卦算得好,老公回家早。  ……  南城区众人皆传山上养大的柳臻颃配不上世家出身的瞿啸爵。  可当文物修复家、世界音乐赛导师、世界围棋冠军、当红编剧等一系列马甲爆出来,全网沸腾了。  “博物馆第一展厅里竟有一半的文物都是柳小姐修复的……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柳臻颃如实的摇摇头:“没见过,但我可以帮你算算。”

妇人下意识露出失望的表情:“不用了,我没有功夫......”

但柳臻颃根本就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垂眸,她用手指轻轻摩擦罗盘,指针便急速跳动旋转起来。

哪怕是妇人站得近,也无法瞧见细密的格子里标注的字迹,更无法看清楚指针的具体指向。

妇人心头一颤,再看看柳臻颃身上的穿着,还有翻转的指决:“你是......”

“身高176公分,穿蓝色上衣黑色长裤,同色运动鞋,手中提着旅行袋。”

妇人一愣:“什么?”

柳臻颃又语气冷静的重复了遍。

涉及到卦象,她巴掌大的小脸皆是冷清和认真之色:“半个小时内赶到火车站,或许还能截下带走你主家小少爷的人贩子,一旦过了这个时辰,再废多少工夫都是回天乏术了。”

“那我们家小少爷?”

柳臻颃摇摇头,收起罗盘,不肯多说:“我言至于此,其他的......恕我不能泄露。”

说完,她没有等妇人的回应,转身,道袍的衣角在空气中微微划过一道弧度。

她能做的事情已经到此结束了,再多说什么,怕就要沾染上因果轮回。

哪怕这个男孩和她命定之人有兄弟血缘......

她也是不愿的。

“你乱跑什么?让你在原位等着,你听不懂人话?”

一道不耐烦的训斥声,劈头盖脸的压了下来。

柳臻颃闻声转眸过去,便瞧见穿着标准管家西装的男人大步的赶过来。

管家额角挂着几滴汗珠,很明显是找了她不短的时间,颇有几分恼怒的情绪:“这里是富人区,你什么都不懂,到时候随便冲撞了谁都是吃罪不起的。”

“哦。”柳臻颃虽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还是好脾气的道歉:“不好意思,我刚刚......”

“我告诉你,虽说你是先生太太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个管家,但我和柳家是雇佣关系,没有人要理所当然的惯着你的大小姐脾气,你明白吗?”

头顶的夏日炎热,晒得管家心神愈发的烦躁。

他用根本不隐晦的视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更不要说,你和小姐之间本就是云泥之别,我劝你最好不要试图和小姐争夺什么,否则的话......”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柳臻颃便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侧,反问:“你中的‘小姐’就是当年被柳家抱错的假女儿吗?”

她云淡风轻的嗓音像是戳到管家什么痛点。

管家的嗓音略带几分咬牙切齿:“什么假女儿,小姐虽说当年被抱错,但却是南城区公认的名媛千金,又岂是你能相提并论的?你回了柳家,最好离小姐远点,别带坏小姐。”

“哦。”

柳臻颃语气轻飘,又是这么一个字的回应。

她慢慢仰脸:“可这位所谓的名媛千金,的确是鸠占鹊巢了二十年的假女儿啊,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你这么护着她,如果不是我算得出你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话,我都要怀疑当年的抱错不是一场意外了。”

在阳光下,柳臻颃白嫩的脸蛋溢出几分笑意来,却平白能让管家从中看出轻而薄的冷蔑:

他怒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污蔑,我是可以告你的。”

“所以呢?”

柳臻颃眸底蓄着几近于狐疑的面无表情,好像是真的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护着假女儿?是因为她当年忽悠柳家要辞退你,后来又假模假样在众人面前保你?还是因为,她偷拿走你亡妻的戒指,后来跳下泳池帮你捡回来?”

“你......”管家的语气一度结巴,心头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躁意:“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是听谁说的?”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会算命的啊。”

柳臻颃似乎是不满管家对她的话过耳既忘,有些不高兴。

长长的道袍几乎拖地,她垂眸瞧了眼,孩子气的用脚尖在地上碾了碾:“现在你能带我去柳家了吗?我想要见见那位亲缘浅薄,终身财源不通的假女儿呢。”

闻言,管家身侧的手指恐怕不住的微颤,说实话他有些害怕,那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警惕感。

他强撑着气势,瞪着那张过于白净的脸蛋:“你不是自称能掐会算吗?那你就自己去找回柳家的路啊。”

“你真的让我自己算?”

“你不是有本事吗?”

柳臻颃点点头,好像是明白什么般:“哦,我知道了。”

然后只见她垂着眸,纤细的手指开始掐指起来,再配上那身灰扑扑的道袍,颇有几分电视剧里坑蒙拐骗的半仙模样。

几秒后,她连个招呼都不打便转身离开。

管家暗骂了声,但又不敢跟丢,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陪在身后。

他现在就等着柳臻颃无计可施,来找自己求饶的那一刻。

不到两分钟,柳臻颃捻着手指,看似漫不经心的脚步却没有丝毫迟疑的停在一家别墅门口。

她抬脚想也不想走进庭院里,敲门:“你好,我是柳臻颃,请开门。”

听到动静,帮佣很快赶了出来,开门瞧见她也是一怔。

帮佣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只能略显尴尬:“您回来了?”

“恩,谢谢开门。”

柳臻颃杏眸微微瞪大的微笑,朝帮佣点头后连鞋都未曾换,便走进了别墅。

可临过玄关前,她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倏然回眸,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就这么直愣愣的看向管家。

管家被无故吓了一跳,语气磕绊了下:“有......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在来的路上帮你算了一卦。”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