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之城

罪恶之城小说

罪恶之城

板砖九爷
状态:已完结 分类: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 2024-07-11 14:20:11
立即阅读
简介:

总有罪恶洒落在人间,它们像种子一样在阴暗的角落里慢慢的生根发芽,那些你真实看到的事物,或许并非是事实的真相。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排除一切可能,专案组只能认为,死者很有可能是从事暗处交易工作的人员,例如传销、邪教、贩毒等违法组织。

如果真是这样,仇家应当很多,且个个难以搜寻,锁定犯罪嫌疑人的难度极大,更多的得见到案发现场才能做定论。

秦炜有些跃跃欲试。

很快天亮,专案组一众人赶到了案发现场。诸革一踏入屋内,瞬间便像是换了个人,从容不迫地检查现场的痕迹。

桌椅摆放整齐,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而门口的垫子则有些偏移,左面的一脚有翻折的印痕。

诸革蹲在那:“这垫子谁动过吗?”

“没有,后面进来的都是警察,动作很小心,没有碰到,”邢天龙回答:“有什么发现?”

“死者是被拽进来的,你们看。”诸革站起来,拉过一旁的秦炜配合,叫他假装是死者,开门到走进去,动作极为别扭。

“这动作这么奇怪,为什么不会是凶手走的这一侧,弄折了垫子?”杜薇发问。

“看,靠这边的鞋柜上放了钥匙,上面只有死者的指纹。锁孔旁有划痕,应该是持钥匙的人很慌张,手抖动一直对不准锁孔造成的。且痕迹都是同一把钥匙造成,排除了一个个试钥匙后开门的可能性。”

秦炜闻言了然,这也就是说,死者是和凶手一起进的屋子,没有任何挣扎,但非常恐慌,以至于开门和进屋的时候动作都显得凌乱。

墙上残留着血痕,钢钉留下的孔使得所有人都能大概看见尸体钉在那的位置。

秦炜走过去,比划了会儿,发现尸体悬空的高度差不多正好是一个成年男子的高度。

死者应该是双手被按在墙上,直接钉入了钢钉。固定了死者之后,凶手再慢慢对其进行折磨,消磨掉死者反抗的体力后再将其整个钉上去。

可死者体型偏肥,凶手如何能一个人将身体抬动还能腾出手钉入钢钉?

秦炜陷入疑惑。

现场整个排查一一遍之后,有用的线索仍然不多。

凶器找不到,现场只有死者的指纹,连头发也都是死者的,凶手只留下了进门时的一些蛛丝马迹,可仍然无法确定身份。

诸革很是疑惑:“奇怪,现场不论怎么看都只有两个人同时进入的痕迹,凶手是怎么自己一个人制住死者,还能腾出手用钢钉把人钉住?”

秦炜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一直沉默的杜薇发话了:“只能说明,这人心理素质极好,臂力惊人。有严重的反社会意识,社会关系简单,闲暇时间富余,可以肯定是无业游民。身高大约170cm,长相平平,应该很难引人注意,可能……还是个高度近视。”

根据这些线索,专案组联合市内警力进行了排查,发现本市流动的无业人口很多,大多聚集在城郊的城中村内。并且钢钉的来源也查清了,来自案发小区附近的建筑工地。

手头上能够找的都找完了,现在剩下的就是钢钉这条线索。秦炜与杜薇打算前去调查,对于怀疑凶手近视的这件事,秦炜提出了疑问。

杜薇回答:“作案者应该不止一个,死者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任人摆布的状态了。凶手做这件事的态度是很神圣的,所以开门一定是他自己来开。锁孔周围的划痕,应该是他看不清锁孔位置而造成的。”

由于贫穷而买不起眼镜的凶手,就这样留下了一个破绽。二人来到建筑工地,问起丢钢钉的事情,工头显得很愤怒:“说起这件事我就来气。总有个收破烂的丁老头,喜欢来我这转悠,随手顺东西走。打不敢打,骂有没有用,你说这……”

辞别了满身牢骚的工头,秦炜找到了丁老头,他正在翻一处的垃圾箱,神色胆小而惶恐。

还没来得及走过去,杜薇便拦了他:“贸然去问,会吓到老人家。我来吧。”

语毕,杜薇走了过去,秦炜远远看着,老人的神情逐渐由警惕变成了放松。

杜薇笑得很愉快,侧脸映着光影,温柔得像一捧水。

秦炜惊觉自己看得入迷,忙醒过来。此时杜薇正向这边走来:“老人家说,他一般收到的废品都会带去那边的收购站,我们只要过去一查便知。”

二人即刻便前往收购站,秦炜总隐隐觉得有谁在暗中盯着自己,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墙角处,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瞬间闪过。

日落西山,昏黄的光映着破败的收购站。蓝色的遮羞板崭新地立在那,可越过这层板子,便是凌乱不堪的垃圾堆。

有塑料片夹杂在其中,闪着微光。秦炜走过去,里面出来一个人,背着光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来做什么的?”

“警察,想问你点事。”杜薇亮出证件,那人愣了愣:“什么事?”

“认识丁老头吗?”

“嗯,常来这卖废品哩。”

“收没收过钢钉?”

那人闻言,脸上的表情似乎僵了一下,他走进了灯下,露出那张全是脏污的脸:“钢钉……是不是不能收?”

杜薇沉默,看了眼身边的秦炜。自觉问不出再多东西,二人转身离去。

“那个废品收购站的人,有些古怪。和我说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左右看,肯定隐瞒了一些东西,不清楚和案件有没有关。”杜薇坐在车上,对着窗外的车流若有所思道。

秦炜点头:“明天还要再去一趟?”

“过几天,明天不行。”

打草惊蛇。

二人交换目光,心中了然。

回到局里,继续分析案情。上面给专案组增派了人手,用来查看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祈祷能找出点什么东西。

“根本就是做无用功,死者的社会关系才是重点。”秦炜冷冷对严自国道。

严自国倒是抬了抬眼皮,让出一杯茶来叫秦炜坐下,秦炜没动,他便笑:“你办过多少年案子?”

秦炜冷笑:“你破过多少桩大案?”

严自国动作一僵,抬头看向秦炜的眼神带着怒意。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