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侯府第六年,她重生要和离!

首页 > 古代言情 > 

嫁入侯府第六年,她重生要和离!

嫁入侯府第六年,她重生要和离!小说

嫁入侯府第六年,她重生要和离!

果粒橙橙
状态:连载中 分类: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4-07-15 12:26:47
立即阅读
简介:

许婉宁嫁进城阳侯府二十五年,散尽家财扶持出了一个进士相公、探花儿子。 她以为此生圆满,谁知探花儿子是渣男渣女的,亲生儿子早被她赶出侯府,变成一抔黄土,连自己也被磋磨致死! 再次重生,许婉宁又重新回到了嫁进侯府的第六年。 假儿子得了天花毁容啦?渣男跟白月光闹掰狗咬狗啦? 掩住笑意,许婉宁带着御赐圣旨带着儿子脱离泥潭,吃香喝辣。 谁知无意招惹的大太监裴珩将人拦在梧桐树下。 “你嫁我,我保你们母子一世无忧。” 许婉宁瞧着这个权倾朝野的厂公,他不育,她不孕,搭伙过个日子呗。 只是嫁过去之后,儿子怎么长得越来越像裴珩? 许婉宁扶着高高隆起的肚子,龇着牙花骂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原本白皙柔嫩的脸,现在一半如常,另外一半,上头坑坑洼洼不说,新长出来的肉还是粉色的,半幅白脸半幅红脸,面目可憎。

杜氏突然就明白刘迹为啥要跪在外头了。

“给我把那个没用的东西打三十大板!”

杜氏就是这样,一点就炸的脾气,怒急攻心上了头什么都不管,以往许婉宁还会劝解两句,可现在......

许婉宁不仅不会求情,她还会火上浇油:“我就平哥儿这一个儿子,侯府就平哥儿这一个嫡长孙,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崔家还有什么指望啊!”

杜氏怒火攻心:“给我打,用力打,打五十大板。”

许婉宁趴在红梅的怀里,露出会心的笑。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竟然帮着那群人给红梅下药,让本会凫水的红梅失去意识,溺死在湖里。

上一世狗子毁容也是他见死不救造成的。

只是打五十大板,太便宜他了!

刘迹的哭喊声没持续多久,外头就传来奴仆的禀告声:“夫人,人没气了。”

杜氏一愣,闹出人命了?

“你们打了多少板子,人就没了?”

“五十大板没打完,只打了三十下。”

“三十就把人给打死了?”杜氏心里突突的,可打死就打死了,“丢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小心一点。”

“是。”

除掉了刘迹,杜氏依然不解气。

目光幽怨带着愤怒地看向许婉宁,“你这个当娘的是怎么当的,现在他毁容了,你哭有什么用!”

许婉宁哭得身子都在颤抖:“是我没用。”没用就没用,有用又不能当饭吃,许婉宁适时地“晕”了过去。

屋子里又乱了。

狗子站在人群后头,呆呆地望着已经困晕了过去的许婉宁。

杜氏气急败坏,目光凌厉地在外头下人中间一扫,就看到了人群里的狗子,顿时大吃一惊!

那野种,竟然完好无损!

她娘的真想把刘迹拉出来再打一遍!

城阳候崔禄回府之后听说因着这事立马就赶了过来,本来还在斥责杜氏太心狠手辣,“你怎么那么糊涂,刘迹没卖身给我们侯府,你打死他,要被官府知道了怎么办?”

杜氏哭得眼睛都肿了:“侯爷,你看看平哥儿。”

崔庆平被打晕了,如今还没醒过来,一张小脸蛋儿,就这么落在崔禄的眼中。

哪里还有往日粉雕玉琢的模样,崔禄都不愿多看两眼。

毁了,毁了,这张脸已经毁了。

刘迹他确实是死不足惜。

“不打死他,难泄我心头之恨。”杜氏咬牙切齿地说道。

崔禄:“打死就打死了吧。他娘呢?他娘怎么就没照顾好孩子?”

“那个破鞋哭晕了,刚被人抬回院子。”说到许婉宁,杜氏就咬了咬后槽牙,实在是气。

“枫儿呢?他们还没回来?”

“我已经派人送信给枫儿了,估计这几日就要回来了。”杜氏看了眼榻上的崔庆平,又赶忙避开:“青儿看到平哥儿的样子,怕是要疯。”

“疯也没办法,已成事实,你让枫儿劝着点,别提前露了馅,功亏一篑。”

“那野种呢?我看到那野种了,一点事都没有,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凭什么是咱们平哥儿毁容了。”

崔禄眸间闪过一抹S意,“不想留就S了,省得碍眼。不过也别做得太过,以免让她怀疑。”

“那破鞋蠢得跟猪一样,估计到死都不会知道那野种是她的亲骨肉。”

“还是要小心为上,切不可露出马脚。”

许婉宁回到宁院,就幽幽转“醒”了。

“少夫人,陈望来了。”红梅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声。

许婉宁点点头,“让他过来。”

一个年纪二十出头、身姿挺拔如一株青松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双膝跪地:“属下陈望见过少夫人。”

“可有人看到你进来?”

宁院的人不多。

红梅青杏,贴身照顾许婉宁,外头一个丫鬟吉祥,做些粗活,还有一个秋嬷嬷。

是许婉宁嫁进来之后,杜氏送给她的,名义上是说熟悉情况能更好地照顾她,可照顾是假,监视是真。

许婉宁指的就是这个秋嬷嬷。

陈望摇头,笃定道,“不知道,属下是翻Q进来的,没让秋嬷嬷发现。”

是个聪明的!

许婉宁赞许道:“杖刑的事情,你干得不错。”

“多谢少夫人。”

陈望是行刑人中的一个。

城阳侯府每次杖刑都有四人,每个人打五个板子,打完了就换下一个人。

陈望是第三个接手的。

前两个人打下去,刘迹还嗷嗷惨叫,陈望五板子下去,刘迹叫的声音都小些。

后头的人还责怪他是不是没吃饱饭,打人也没力气。

他们三人从来不知道,陈望虽然力气小,却用了巧劲,专门往人身上打得不疼的地方下手,可实际情况却是,五板子轻轻落在身上,却将五脏六腑震伤了。

后头的人再打,啪啪啪往下用力,刘迹皮开肉绽,又牵扯到伤了的五脏六腑,十五个板子下去,陈望还没打第二轮,人就没了。

他又是打板子最少的人,就算事后查起来,也查不到他身上。

“你可愿意回到我身边,继续帮我?”

陈望双膝跪地,眼神清澈坚毅:“陈望本就是小姐的人,一直听候小姐差遣。”

“好。”许婉宁下了位,扶了陈望起身。

这是一个武功不错,忠心耿耿又情深似海的男人,许婉宁上辈子,对不起他。

上辈子,陈望有几次都跟她说,崔云枫可能在外头养了个外室,要她小心提防。

可许婉宁只是笑笑,心里却是不信的。

因为崔云枫不能人道的事情只有她知道,她也不会告诉一个下人。

陈望见她无动于衷,便不再说了。

后来,青杏受辱惨死,陈望就失踪了。

再后来,许婉宁看到官府的通告。

通告上面说,市井流民斗殴,全部惨死。

陈望和几个地痞流氓的画像赫然在上。

没人知道陈望为什么突然会去S几个地痞流氓,只有许婉宁知道,他是在为青杏报仇,而他,也跟着同归于尽。

许婉宁那个时候才知道,陈望,二十多年不娶妻,实则心里早就住了一个人。

下意识地,许婉宁就朝青杏看去。

青杏见到陈望,显然很激动,两只眼睛都在放光。而陈望,偷偷地看了青杏两眼,很快又低下了头去,脸颊悠得红了。

也不知道上一辈子自己是不是个瞎子,两个小年轻如此明显的呼之欲出的欢喜,她视若不见。

许婉宁无奈的笑笑,这一世,她的人,她都要好好护着。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