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落跑后,新郎哭着求我回头

首页 > 女生频道 > 

婚礼落跑后,新郎哭着求我回头

婚礼落跑后,新郎哭着求我回头小说

婚礼落跑后,新郎哭着求我回头

鱼桃桃
状态:连载中 分类:女生频道
更新时间: 2024-05-10 03:00:31
立即阅读
简介:

许静是男友在火灾里救下的女孩。 我和男友的婚礼现场上,他被电话匆匆叫走,向我解释许静只是没有安全感。 我声音哽咽,求他回来。 顾彦却不耐烦的发给我一段语音。 「你怎么变的这么不懂事?她才刚从危险中脱身!」 可这是他为许静离开我的无数次。 我宣布婚礼结束,失望的拖着行李离开。 后来我抱着师兄的脖子亲时,顾彦却后悔了。 他发了疯的求我回来。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许静是男友在火灾里救下的女孩。

我和男友的婚礼现场上,他被电话匆匆叫走,向我解释许静只是没有安全感。

我声音哽咽,求他回来。

顾彦却不耐烦的发给我一段语音。

「你怎么变的这么不懂事?她才刚从危险中脱身!」

可这是他为许静离开我的无数次。

我宣布婚礼结束,失望的拖着行李离开。

后来我抱着师兄的脖子亲时,顾彦却后悔了。

他发了疯的求我回来。

1、

今天是我和顾彦结婚的日子。

我紧张的一夜没睡好,和他恋爱五年,我们终于走到了婚礼的殿堂。

顾彦搂着我的腰敬酒,好一会才扶着我把我送回房间。

再过一会我们就要去台前致辞,顾彦却突然松开我的手去窗边接了个电话。

我看着他不自觉微笑的样子,心里一阵酸楚。

顾彦挂了电话,急匆匆的扯掉别在他胸口的礼花和脖颈的领带。

「我还有点事,婚礼推迟吧。」

「顾彦!」

我眼眶红红的叫住他,顾彦皱了皱眉,随手把西装外套丢在桌上。

「静静又哭了,我得去陪她,她没安全感,你知道的。」

顾彦说完匆匆离开,把我一个人留在了休息室,我怔怔的握紧白色的礼裙。

许静是一个月前,男友从火灾里救下来的女孩。

那时候男友还没辞职,那场救援是他的最后一次救援。

我看着他把娇弱的女孩抱在怀里,但我知道他是在救人,心里只有赞赏和心疼。

可后来顾彦却总是在陪我的时候接到许静的电话。

那头女孩的声音颤抖,带着哭腔。

「彦哥,我又做噩梦了……我好害怕。」

顾彦就会让我回家,独自去陪她。

我也质问过他,可顾彦却安抚我。

「我把她救出来,承担一些责任是很正常的,她依赖我也是不得已,等她精神恢复一些,我一定不会再找她。」

我舍不得我和顾彦五年的感情,舍不得我们从大学到工作都互相扶持的情谊。

我忍了一次又一次。

可顾彦这次在我们的婚礼上都不顾我,急匆匆的赶去找许静。

我是真的难受,也是真的快死心了。

我哽咽着给他打电话,一个又一个。

顾彦没接。

好一会他才给我发来语音,声音里带着不耐烦。

「你怎么变的这么不懂事?她才刚从危险中脱身!」

已经快一个月了,她再怎么难受,为什么不找医生呢。

我不明白,正如我也不懂为什么我的男友要一次次的纵容。

我沉默了很久,才哑着嗓子给他发了一条语音。

「我们分手吧。」

顾彦仍然没回,我忽略心里的疼痛,连衣服也没换,打起精神去宣布了我和顾彦的婚礼作废。

他爸妈脸上的表情有些难堪。

可我却想不了那么多了,妈妈来问我,我也把经过告诉了她,顾彦的爸妈那边就让爸妈应对。

我在休息室里听见了顾彦母亲和他在电话里的争吵。

「分就分吧,季妙不懂事,难道我还要惯着她吗!」

「爸妈你们别说了,我还有事,挂了!」

这场婚礼以失败告终,我看着离开的宾客脸上难言的神情,难堪的捂住了脸。

眼泪从指缝滴到地上。

很久以后,我才擦干眼泪,回了我和顾彦公寓。

这间公寓是我和顾彦一毕业就一起租的,每一个地方,沙发,书柜,床……

都是我和他精心布置的。

我们本来办完婚礼,就会一起搬进婚房。

想到昨天夜里脸做梦都在想以后婚后的日子,就觉得自己十分可笑。

我平静的把我在公寓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转身离开。

2、

我回了公司上班。

我本来和他请了婚假,但现在也用不上了。

同事们八卦的时候,我大大方方宣布了和顾彦分手的事,尽管心里还在隐隐作疼,但我不得不强颜欢笑。

顾彦这一整天都没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也没有他的求和信息。

也许始终对这段关系念念不忘的只有我一个。

顾彦的心从他抱着许静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我处理完工作下班时,却收到了师姐的电话。

「妙妙,我之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师姐在一个月前,有意向让我跳槽去隔壁市工作。

但我之前想着,顾彦休息的时间太少,我想要他休息的时候我都能在他身边。

现在没了这份顾虑了。

我答应了师姐。

交接工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下班以后我看见了顾彦的车。

径直走过去时,被他拉进了车里。

「妙妙,不要闹脾气了。」

「许静就是一个小女孩,她最近精神太不好了才要我陪,你怎么能冲动的就取消婚礼?」

「只有我一个人的算什么婚礼?」

「顾彦,许静今年二十四,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父母和朋友不能给她一些帮助吗,反而总是来找别人的男朋友。」

「陆妙,她不是那样的人!」

我看着顾彦为了许静生气的样子,有些恍惚。

我难以控制自己不去想到十九岁为了我翻墙的顾彦,发烧也不放心我面试的顾彦,对我珍视的顾彦。

我们以前也吵过架,但都和这次不一样。

顾彦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

我无比清楚这一点。

顾彦爱我的样子我见过,所以他现在这样,我真的没办法骗自己。

「好,她很好。」

「我过来只是想和你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婚礼也作废了,你想和谁在一起我都没有意见。」

我挣脱顾彦的手,转身时眼眶发热。

我克制的没用手擦眼泪,不想让顾彦看见。

顾彦在身后点燃了烟,我知道他只有在心烦的时候才会抽。

我不知道顾彦此刻到底是在为我心烦,还是在想另外一个人。

等我走到地铁站门口,才用纸巾擦干了眼泪。

到朋友家吃饭才发现,这里不止她一个人。

餐厅里还有两个男人在做饭。

我看向苏韵,她促狭的对我笑了笑。

「你刚分手,我给你找了一个男人。」

「……。」

人已经来了,我也不能现在离开。

苏韵说其中一个是她的新男友,她问我怎么和顾彦分手的时候,我把许静的事情告诉了她。

苏韵气的要去找他们麻烦,被我拦了下来。

「反正都分手了,我不想再看见顾彦了。」

苏韵拉着我的手让我看厨房。

后面出来的男人居然还带着口罩,但仍然能看出身材很好。

「现在的都这么高质量了吗??」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带口罩的男人笑了声,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盯着他俊朗的眉眼,似乎觉得有点眼熟。

3、

苏韵拿来一打酒,拍了拍酒瓶。

「妙妙,不要为了他伤心,来。」

我接过酒喝了两口,险些被呛到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递给我一张纸巾。

「谢谢。」

凑的近了,我越发觉得眼熟,不自觉的就去摘他的口罩。

却被他攥紧手腕。

「看了得负责。」

苏韵早就喝晕了,和她男友凑在一起说话,男人笑出声的时候,我眼疾手快的摘下了他的口罩,醉醺醺的看着他。

「师兄,我发现是你了哦。」

许谨言弯着眼睛看着我,起身给我冲了一杯蜂蜜水。

「喝一点。」

他把吸管递到我嘴里时,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

微醺的时候感官会无限放大,想的也会更多。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看未来的同事。」

我看了看已经喝醉的苏韵两人,被师兄摸着头转了回来。

「是你啊妙妙。」

「她和我说你答应跳槽了,我来探望一下你。」

我避开他的视线。

「嗯,新同事好。」

这天晚上是许谨言送我回家的。

我在家楼下看见了顾彦。

他身边还跟着许静,我不懂他们怎么会同时出现在我家楼下。

「我需要出面吗?」

我摇摇头,独自下了车。

顾彦看到了我,他冲过来攥紧我的手掌,眉眼压的极低。

「他是谁?」

我没管顾彦,反而看向了许静。

她很瘦,顾彦背对着她的时候,她朝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等顾彦又转身时,许静红着眼眶退后两步,紧紧抓住了顾彦的衣摆。

「说话啊陆妙,他是谁?」

「和你没有关系吧。」

我冷淡的态度似乎激怒了顾彦,他愤然的抓了抓头发。

「我等了你一下午,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我这才想起来我已经把他拉黑了。

「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陆妙,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就算是现在,他的衣摆还被许静抓着呢。

「那你说说看,你和许静是什么关系。」

顾彦下意识开口:

「她只是我的朋友,妙妙,你知道的,她只是没有安全感,你以前不是常说我要有同理心吗?」

我听不下去,狠狠打了顾彦一耳光。

他愣愣的看着我。

我失去了向他继续解释的兴趣,转身回家,却被顾彦从背后抱住。

「妙妙,我错了。」

我有些头疼,顾彦根本就不知道他哪里错了,只是因为我要离开,他才先认错。

「那你想过没有,我就有安全感吗?」

「你为了许静离开过那么多次,也从来没想过我的感受。」

许静这时候哭着开口:

「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我忍无可忍。

推开顾彦,打了许静一巴掌。

许静有些不可置信,我却看着顾彦开口。

「她二十四岁了,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吧,想不明白也没关系,不要再来找我了,祝你们幸福。」

我推开他上了楼,隐约还能听见许静带着哭腔在和顾彦说话。

4、

拒绝了顾彦的好友申请,我盖上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

顾彦还把我们的婚戒戴在手上,提醒了我,我把手上的戒指收进了抽屉里。

师兄给我发的消息我也没回,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今天的相遇是一个偶然,但成年人对这样的态度其实很容易就能察觉到。

师兄难道还喜欢我吗?

我的书里有师兄曾经隐晦的表白。

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和顾彦在一起了,我一直装作没看见。

好一会我才闭上眼睛,不想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一周以后,公司已经有了新的实习生给我带,她悟性很快,大概半个月我就能从公司离开了。

下班看见师兄时我才想起来,他说要来接我一起吃饭。

「妙妙,走吧。」

我正准备上他的车时,顾彦却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

他紧紧捏住我的手腕,语气又急又气。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