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意宫沉

首页 > 现代言情 > 

林知意宫沉

林知意宫沉小说

林知意宫沉

同名小说:重生黑化后,她逼总裁以死谢罪!
易小文
状态:连载中 分类: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4-07-15 00:03:30
温馨提示:因为同一部小说可能有多个标题,如若发现当前页面章节不全,可以点击页面上的同名小说阅读最新章节
立即阅读
简介:

【重生+双洁+伪禁忌+追妻火葬场】 和名义上的小叔宫沉一夜荒唐后,林知意承受了八年的折磨。 当她抱着女儿的骨灰自杀时,宫沉却在为白月光的儿子举办盛大的生日宴会。 再次睁眼,重活一世的她,决心让宫沉付出代价! 前世,她郑重解释,宫沉说她下药爬床居心叵测,这一世,她就当众和他划清界限! 前世,白月光剽窃她作品,宫沉说她嫉妒成性,这一世,她就脚踩白月光站上领奖台! 前世,她被诬陷针对,宫沉偏心袒护白月光,这一世,她就狂扇白月光的脸! 宫沉总以为林知意会一如既往的深爱他。 可当林知意头也不回离开时,他却彻底慌了。 不可一世的宫沉红着眼拉住她:“知意,别不要我,带我一起走好吗?”

同名小说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林知意的确说了很多。

她舍不得看宫沉忍得那么痛苦,所以她顺从了。

情到浓烈时,她又忍着男人几乎折磨的撩拔,认真地说了自己的心事。

那时她想,或许明天宫沉就不记得了。

但她会记得此时的一切,她至少也靠他那么近过。

“三爷,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从我走进宫家那天你替我解围时,我就偷偷关注你了。”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我,但我......嗯......真的......”

“爱你。”

林知意进宫家十六岁,她被柳禾打扮得像是要进贡的洋娃娃一样。

柳禾那时不懂贵妇的极简穿搭,她只想着要女儿漂漂亮亮地走进宫家。

却成了宫家上下的笑柄。

说她像是个假扮凤凰的山鸡。

柳禾胆小怕事,连佣人都不敢反驳。

这时,宫沉出现了。

高挺的身材,一身黑色长款大衣,站在门廊下掸了掸手里的烟,吐出白雾笼在面上,背后是漱漱而下的飘雪。

危险淡漠,却也挡不住好看。

他一个眼神吓得佣人们再也不敢乱说。

那年他二十三,不过大学刚毕业,已经是京市闻风丧胆的三爷。

他看着她,沉沉道:“还行。”

这两个字,她记了很久。

久到那天宫沉身上的气息,时隔多年她依旧能闻到。

后来,也能偶遇。

春天的花园,她在班级掉了名次,急得要哭。

他靠着凉亭抽着烟,扫了一眼题目:“是蠢。笔拿过来。”

夏天的泳池,她学游泳,腿抽筋。

他跳下泳池救了她,骂她四肢不协。

秋天的街道,她被人骚扰,又跑不过人家。

他下车,揽过她肩头就走。

她的爱意在四季寥寥相遇中收集,小心翼翼。

然而......

这番话,林知意前世也说过。

她的心真诚而炙热,在他的欲望中绽放。

最后换来的却是污蔑和唾弃。

还有女儿的惨死。

既然宫沉从不在意她的爱,她又何必在意。

林知意垂着眸,不敢看宫沉。

“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过。”

“不喊小叔了?”

“小叔。”

一息间,车内仿佛凝了一层冰霜。

林知意看向身边的宫沉,他指间夹着一支烟,把玩着。

两人四目相对,香烟直接被他折成两段,烟丝飘落。

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林知意心口一紧,有种挫骨扬灰的感觉。

“靠边停车。”宫沉冷言。

陈瑾立即将车靠边。

车子还在宫家范围,宫沉想怎么停都可以。

熄火后,宫沉扫了一眼陈瑾,他识趣下车,不敢迟疑一秒。

林知意也想跟着下车,腰间一紧,身子被宫沉直接拖了过去。

“想耍赖?林知意,我只是被下药,不是死了。”

他的嗓音低沉,语气谈不上生气,更多是讽刺。

林知意被他危险的气息裹挟得喘不上气,只能咬着牙挣扎。

奈何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刚提起的手,就被他从身后扣住,压在了真皮椅子上,微微凹陷,又紧紧缠绕。

两人姿势让林知意有些难堪。

可她一动,身子就被勒的更紧。

“你放开我!”

她又羞又恼,双腕被他单手扣住。

而他另一只手撩开了她的头发,露出她刻意遮挡的印记,都是他昨晚留下的。

宫沉指腹摩挲着印记,带着森冷寒意道:“既然招惹我,就不可能这么算了。”

他的指尖加重了几分力道,顺着她的脖子缓缓往下。

林知意屈辱的咬着唇,想起了前世八年间,宫沉对她床上的折磨。

他是商人,完美的利益者。

他不爱她,但这并不妨碍他控制她,占有她。

像是一件私人物品那样。

不爱,也不放过。

想到这,林知意身体已经像前世那般控制不住的惊颤。

宫沉的手一顿,眼底暗潮翻涌,瞬间兴致全无,直接推开了她。

林知意缩成一团,极力克制恐惧。

宫沉放下车窗,点了一支烟,慢条斯理的抽着,血红的扳指在暗夜中也散发着嗜血的光。

他唇角带笑,路灯下格外的阴沉,目色慵懒,像是一把钝刀切割着林知意的肌肤。

烟草味在车内蔓延,林知意渐渐平静,她揪着衣服坐起。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宫沉微仰着头,呼出淡灰色的雾,斜睨一眼,像是在黑夜中苏醒的野兽。

他夹着烟的手抚上林知意的脸颊,指腹从额角滑落至眼睛,摩挲着她眼下的泪痣。

细腻干燥的触感,明明很舒适,此时却像是蛇信一样舔舐她的肌肤,让她呼吸一窒。

宫沉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这双眼睛真会骗人。

昨晚明明满是爱意,欺负狠的时候,眼泪从泪痣上滑过,湿漉漉的,可怜又招人。

没想到今天就不认了。

没关系。

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下一秒,林知意被宫沉攫住下巴,不得不仰头与他对视。

他摩挲着她干巴巴唇瓣,烧了大半的烟就差几毫米就能烫进她的脖颈。

而他的眼底是不可违抗的邪佞。

“放过你?林知意,下药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这账还没算完。”

“......”

林知意一噎,她知道她现在说什么,宫沉都不会相信她。

反而会变本加厉地惩罚她。

此刻,林知意再次感觉命运的齿轮似乎又开始转动了。

可她明明拼尽全力在逃离了。

......

半个小时后。

宫沉的车子停下,车窗外是他的私宅。

林知意下车,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还是情绪波动太大了,胃里又开始犯恶心。

她压了压胃,转身就要离开。

却被宫沉拽着朝房子走去。

林知意愣了一下,立即挣扎:“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宫沉将她堵在了门边,冷笑:“虽然你吃了避孕药,但药也不是万能的,这一个月你住在这里,确定没有怀孕才能离开,如果怀了......”

他目色沁寒,不留分毫人情。

林知意小腹绞痛了一下,想起了女儿星星死在病床的画面。

她颤着唇:“怀了呢?怎么样?”

“流了。”

宫沉语气很淡,仿佛在讨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林知意才明白前世她到底有多傻,以为他娶自己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

是她的存在才连累女儿让他不喜。

原来他从头到尾就想S了这个孩子。

林知意胃里翻滚,心里作呕。

“呕......”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