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晚晚霍东铭

首页 > 现代言情 > 

商晚晚霍东铭

商晚晚霍东铭小说

商晚晚霍东铭

同名小说: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
宇睿麻麻
状态:连载中 分类: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4-07-14 14:53:04
温馨提示:因为同一部小说可能有多个标题,如若发现当前页面章节不全,可以点击页面上的同名小说阅读最新章节
立即阅读
简介:

结婚三年,一颗避孕药打碎了她所有对婚姻的幻想。 他不要她的孩子,对她弃如敝履。 直到亲人离开,自己的孩子也差点流产,她才番然醒悟。 她拿全部身家赌一份没有爱情的婚姻,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她对他从此再无留恋。 五年后归来,她已是知名画家,而他为了找她几乎疯魔。 再相遇,他双目腥红将她双手紧扣。 “商晚晚,你一朝是霍太太,就算死也要入我霍家祖坟。霍家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商晚晚情义全无:“霍少,请自重。从此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同名小说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霍东铭,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霍东铭黑眸席卷着狂风聚雨。

“你想给我戴绿帽子?”

商晚晚高昂着头,眼里是前所未有的倔强。

“你不答应离婚,可以试试。”

霍东铭好看的眉眼藏着剐人的利刃。

“还想威胁我第二次?”

商晚晚不敢。

她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声音里带着哀求。

“放我走吧,就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也还完了。”

当年她不知道他被人下药了。

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在他情欲难炽的时候让他娶她。

他实现了对她的承诺,即使是在受迫的情况下。

她得到了想要的,与霍东铭的事实婚姻。

却也将自己困进了暗无天日的牢笼。

霍东铭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

眼底是她从未见过的阴狠。

“游戏既然开始,什么时候停由我说了算。

安安份份的当好你想要的霍太太。”

商晚晚心底一片荒凉。

她抚着肚子,小生命还小。

但是,它会慢慢长大。

三个月,五个月,她藏不住的。

楼下传来车的轰鸣声,霍东铭走了。

商晚晚拿起手机给黎落打电话。

“能不能帮我找律师,打离婚官司很厉害的那种。”

黎落无限唏嘘。

“你来真的?”

商晚晚轻轻“嗯”了一声。

这个婚必须离。

“明天靳敬枭带我去打高尔夫,你也一块来,到时候我介绍人你认识。”

商晚晚不太愿意出门。

“高尔夫我不会啊。”

黎落轻轻把玩着新做的指甲。

“你成天守着霍东铭不见天日的,不是决定要跟他离婚吗。

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多认识人,开心点。对孩子好。”

最后一句话令她犹豫了。

商家在东市也有点小名气,只是跟豪门世家比差了点。

商晚晚嫁霍东铭之前美貌动京城。

追求者也不少。

隐婚后就淡出了交际圈。

她现在几乎是零社交状态。

“好。”

黎落将身体靠近一个温暖的怀里。

男人搂住她的腰。

“跟谁打电话?”他在她细嫩的脖子上重重咬了一口。

黎落吃痛,仍然娇笑着倒进他怀里。

“朋友,明天路哲也去打球,引荐一下?”

男人微微皱眉。

“怎么,我不够陪你,还想把魔掌伸向路哲。

资源还是我更适合你。”男人说得很露骨,黎落白了他一眼。

“靳先生,你不用没事就提醒我这点。”

他将她压在身下。

“妖精。”

黎落伸手抵住他结实的胸膛。

“我朋友想离婚,路哲好称律政阎王,没有他打不赢的官司。

明天我让我朋友一起来,你做个中间人。”

男人伸手扼住她精致的下巴。

“把我侍候好了,这个不是问题。”

第二天下午,黎落开了她的跑车来接商晚晚。

商晚晚穿着白色卫衣,蓝色运动裤。

外面套了件羽绒马甲。

幽黑的长发披肩。

她略施脂粉,皮肤白里透红。

清纯得能捏出水来。

她哪里像结婚三年的人。

说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有人信。商晚晚正要上车,安秘书追了出来。

“霍太太要去哪里?”

商晚晚没理她。

“霍太太,你这样我很难做。”

安秘书铁了心不让商晚晚出门。

“你难不难做跟我有关系么?”

商晚晚拔开她的手。

“霍太大不知道黎落名声不好吗,我也是为了霍家着想,而且霍少也不喜欢你跟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商晚晚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还知道我是霍太太,做为一个秘书,你管太宽了。”

她径直的上了黎落的车。

安秘书看着跑车绝尘而去气得浑身发抖。

她几乎是同时拿起了手机拔了个电话出去。

跑车在高尔夫馆戛然而止。

黎落带着商晚晚。

靳敬枭在等她们。

目光落在青春洋溢的商晚晚脸上有些意外。

商家大小姐,三年前商家差点从商场消失。

莫名其妙起死回生之后。

商晚晚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过。

有人说,她被金主包养了。

“我的大学同学兼死党,商晚晚。这位是靳敬枭。”

靳敬枭淡然的点头。

“老路来了,先去打一局再说。”

黎落挽着商晚晚的手。

“一起去吧。”

路哲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看上去干净清爽。

“敬枭,这位美女没见过,不介绍介绍?”

路哲目光落在商晚晚脸上,似曾相识。

商晚晚面色微微泛红。

她有些局促的伸手。

“商晚晚——”

路哲与她盈盈一握。

“路哲,律师。”

路哲自报家门,好看的脸泛着温和的笑容。

商晚晚明白黎落要给她推荐的就是面前这位了。

“打一局?”

路哲盛情邀请。

商晚晚刚想说不会。

不远处,熟悉的男女调笑声灌入她耳中。

“东铭,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好坏哦。”

伊夏雪的声音。

“兵不厌诈。”

男人声音里带着戏谑。

商晚晚寻声望去,与霍东铭四目相对。

霍东铭?

他怎么也在。

商晚晚征住,脸上血色褪尽,下意识想躲。

“霍少——”

靳敬枭和路哲也看到了。

黎落拽住商晚晚的手。

“别怕他,他敢让人知道你是霍太太吗?”

商晚晚手指微蜷,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跟着走向他们。

“靳少,路律师。”

霍东铭同他们打招呼。

伊夏雪认识商晚晚。

她家的事很多人知道。

“路律师交女朋友了?三年前商家陷入财务危机,有人出手相助。该不会这幕后的人就是路律师吧。”

伊夏雪自然的挽着霍东铭的手臂调侃路哲。

商晚晚目光落在伊夏雪挽着霍东铭手臂的手。

小脸惨白。

“哦?你跟商小姐很熟,她跟你说的?”

霍东铭面无表情的盯着商晚晚。

“什么嘛,我跟晚晚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她可是美术系的高材生,对画很有研究的。

上次东铭送了我一幅画,出自一位神秘画家之手。我喜欢收藏名画,却看不出什么门道,什么时候有空帮我鉴赏鉴赏。”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