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婳司承琛

首页 > 现代言情 > 

秦婳司承琛

秦婳司承琛小说

秦婳司承琛

同名小说:欲擒故纵?总裁又吃闭门羹了
木轻轻
状态:连载中 分类: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4-07-15 04:35:17
温馨提示:因为同一部小说可能有多个标题,如若发现当前页面章节不全,可以点击页面上的同名小说阅读最新章节
立即阅读
简介:

秦婳在时家待了二十四年,才知道自己是个假千金。 真千金回来,她被赶了出来。 谁曾想,她被赶出来的当天居然从普通豪门假千金变成了顶级豪门真千金! 不仅如此,她还多了一个未婚夫——司承琛。 回归当日,他就对她说:“小时候的婚姻不作数,我要退婚。” 秦婳举手赞同,“我同意!”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前脚才提了退婚,后脚他就缠了上来。 终于有一天,她忍无可忍,“司承琛,我都已经答应你的退婚了,你总缠着我干什么?” 男人突然单膝跪地,掏出一枚鸽子蛋,“婳婳,嫁给我。”

同名小说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可尖锐的刀尖一下抵在了他脖子上的血管处,“再动一下,我现在就给你放血。”

秦婳眼色骤冷,带着森冷无情的肃S之气。

绑匪似乎感觉到了疼,他仰着脖子,不敢再轻举妄动。

车子慢慢停下来。

突然!

前面开车的男人抓起手边的刀子猛地转身,可还没刺过来,秦婳一脚踢在了他的座椅上。

猝不及防的男人一下磕在前方的置物台上。

她手里的刀又向绑匪的脖子深了几寸,“想死?”

绑匪此时已经吓破了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居然还会点功夫,他立马对同伴说:“别,别动手......”

秦婳打开车门,挟持着男人下了车。

四周安静的连个鸟声都没有,秦婳四下环顾,正想着怎么脱身的时候。

一束强烈的灯光突然刺了过来。

她伸手去挡眼的功夫,被她挟持的绑匪一个侧身,抢过她手里的刀直接抵在了她的脖子上,“臭娘们,老实点儿!”

话音刚落,那辆车停在了他们的眼前。

只见司承琛从车里下来。

他气质清冷,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疏离气息。

“把他放了。”男人声线涔凉,让人不寒而栗。

绑匪冷哼一声,“你让我放我就放,你算个什么东......啊!”

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迅速在眼前闪过。

不等看清男人是怎么出手的,绑匪已经倒在了地上。

凄厉的惨叫声一遍遍响彻在上空,让本就死寂的地方更加诡异。

秦婳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看着司承琛,轻挑下了眉头,“身手不错。”

司承琛掀眸,看着秦婳的眼睛浸黑一片。

这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他还真是小瞧她了。

“还不过来?”司承琛开口。

就在秦婳正要走过去的时候,绑匪的同伴突然举起刀子,朝着她刺了过去。

敏锐的秦婳早有防备,只是不等她出手,高大的身影突然将她整个人笼罩。

司承琛一手抓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抬起挡在脸前。

刀尖划过他的胳膊,很快涌出来的血色浸透了他的衬衫。

他眉头轻皱,抬脚将同伴踹飞几米之远。

秦婳紧握住他伤口的边缘,只见不大的伤口下已经露出了白骨。

“瞎逞能。”秦婳嘟囔了一句,拉着司承琛上了车。

她把车开的飞快,很快就开到了最近的医院。

好在送来的及时,流血不多并没有造成什么生命危险。

秦婳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到司承琛在打电话。

他的语气十分温柔,一个劲儿的安慰对方别担心。

秦婳笑了笑,再次抬眸时,结果就对上了司承琛那双浸黑的眸子。

“好笑吗?”男人的声线极其低沉,声音也是冷到仿佛冰窖里的寒冰。

秦婳靠在门上,漫不经心道:“还行,只是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没有人告诉过你偷听别人讲话是很没教养的事情?”

秦婳笑了,“你以为我想听?是你声音太大。”

果然这种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一点都不经夸。

她一点也不想搭理他,转身就要走。

可脚还没迈出去,一只大掌突然伸过来紧紧攒住了她的手腕。

男人猛地一扯,一下把她按在了墙上,“你这女人果然没教养,一句谢谢也不说,还说我瞎逞能。”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也可以脱身好吧。”

司承琛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冷呵一声,“就你?”

男人眼中的不屑和讽刺让秦婳十分恼火,想都不想,一个提膝砸到了他两腿之间。

“嘶~”

司承琛吃痛,当即退开。

秦婳瞪着眼前眉头拧成一团的男人,冷冷一笑,“我还真是谢谢秦韵,肯收留你这样的垃圾,麻烦你抓紧去我家退婚,多一秒我都嫌恶心。”

司承琛从小到大还没有听到过如此直白刁钻的话。

他紧握拳头,仿佛怒火正在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理智。

两人回家的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秦婳一进门就被单霜抱住了,她的眼圈还是红的,捧着秦婳的脸左看右看,在确定没收到任何伤害后,她才松了一口气,“吓死妈妈了,还好你没事。”

“阿琛,你这胳膊怎么受伤了?”秦韵看到司承琛胳膊上的伤口,眼中满是担忧。

秦婳撇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还能怎么了?想耍帅,没耍成功呗。”

司承琛冷着一张脸,后槽牙已经咬紧。

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动手了。

“要不要紧?”秦韵小心翼翼端着司承琛的胳膊,快要急哭了。

男人目光下敛,注视着秦韵的眼神顿时缓和了不少,“一点小伤,没事。”

秦婳冷嗤一声,想要说什么,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毕竟,她不想因为这个男人而让别人觉得她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承琛,谢谢你了。”秦云波道谢,然后又对所有人说道:“这件事爷爷不知道,管好你们的嘴,明白吗?”

不管是佣人还是秦家的人纷纷点头。

秦婳下意识看向司承琛,见他一直不提退婚的事情,她有些沉不住气了,“对了,司先生有话要对你们说。”

话落,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了司承琛的身上。

秦云波笑着问:“承琛,你想说什么?”

司承琛猝不及防,没想到这女人如此等不及。

他这是在玩欲擒故纵,觉得他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他凝视着她,很快收回目光,淡然地开口,“有件事我的确想说,就是我跟秦婳的婚事......”

“老爷,夫人,司老夫人来了。”

司承琛的话还没说完,走上前的佣人打断了他。

只见司老夫人在佣人的搀扶下颤巍巍走了进来。

她一把抱住秦婳,“这就是婳婳了吧?刚才宴会上的事情我听说了,你没事吧?”

“没事,司奶奶,我很好。”秦婳被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整愣了。

司老太太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司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她,随后目光落在了身后,在看到秦韵搀着司承琛的手时,她的脸跟翻书一样就拉了下来。

刚刚还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立马就变得高贵端庄了,“刚刚在门口我听到阿琛说婚事,如今婳婳回来了,这婚事得提上日程了。”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