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电竞选手要为我殉葬!

首页 > 其它小说 > 

我死后,电竞选手要为我殉葬!

我死后,电竞选手要为我殉葬!小说

我死后,电竞选手要为我殉葬!

韭菜不加馅儿
状态:连载中 分类:其它小说
更新时间: 2024-04-29 00:35:27
立即阅读
简介:

我们最相爱那年,禾时宴为救我车祸失忆。 曾经被誉为天才电竞选手的他,看着如今因为我连鼠标都握不稳时。 他恨透了我,日日夜夜的巴不得我去死,甚至连我唯一的亲人都不放过。 后来我如他所愿,躺在冰凉的棺材里时。 他却疯了般要为我殉葬。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我们最相爱那年,禾时宴为救我车祸失忆。

曾经被誉为天才电竞选手的他,看着如今因为我连鼠标都握不稳时。

他恨透了我,日日夜夜的巴不得我去死,甚至连我唯一的亲人都不放过。

后来我如他所愿,躺在冰凉的棺材里时。

他却疯了般要为我殉葬。

1.

禾时宴失忆的第三年,我查出癌症。

从医院出来时,我正呆呆的盯着确诊书上的字说不出话。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阴影离我越来越近。

直到一阵刺痛划过脸颊时,我才下意识的连忙往后退。

可那人似乎并不愿意就此放过我,嘴里嚷嚷着

“就是因为你,禾神才一辈子打不了比赛,都是你害的他,你个杀人凶手。”

“你把禾神还给我!”

这次的狂热粉丝比往前来的都要猛烈,和她推搪下,我被甩在地上,膝盖磕出了血,疼得厉害。

好在危机关头,林警官挺身而出,我才没受到更多伤害。

他瞧见一身狼狈的我,无奈的叹气。

“都这么多次,还不告诉他吗?”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 摇了摇头。

当年禾时宴是最具有天赋的电竞选手,所有人都盼着他拿下最高的奖项,可偏偏这样的天才,为了救我,出了车祸。

他忘记了我们相爱,只是盯着那双握鼠标都要抖的双手,满眼猩红的问我“是你害的吗?”

从那时起,我便成了禾时宴最恨得人。

而他的狂热粉丝,知道这件事后,我就被伤害过无数次。

有时,是破碎可怕的玩偶。

有时,是一出门就被扇耳光。

最严重的时候,差点硫酸泼在我脸上。

即便如此,禾时宴也从未心疼过我半分。

他只是冷漠的盯着我,说“死了更好。”

现在告诉他,也不过会换来更多厌恶罢了。

更何况,我马上就要如他所愿的死了。

2.

伤口简单的包扎后,外面雨势浩荡。

我回到别墅,门却无法打开。

张妈瞧见我,翻了个白眼颐指气使道。

“开什么开啊,少爷这是让你在外面淋雨赎罪呢。”

“不过也就你这条贱命,还比不上我们少爷的一根手指头。”

话完,张妈便半扯半压的把我推进院子里跪着。

冰凉的雨水很快浸湿伤口,疼得我直冒冷汗。

“改天跪行吗?”

明天我还有一场重要的舞蹈比赛,伤口淋了雨,那就彻底无法上了。

佣人们大都冷漠或者好以整暇的看着我,没人愿意为我说一句话。

毕竟在认识禾时宴之前,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亲人是个瘫痪的哥哥,整日在医院里卧床不起。

为了给哥哥治疗,我不得已一边上学一边打工,和他们没什么区别。

在佣人眼里,我就是山鸡飞上枝头的凤凰。

却还不知好歹的把禾时宴最引以为傲的事业毁了。

许欢在我开口询问时从别墅内出来,脖子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吻痕。

瞧见我狼狈的样子,笑到“时宴哥说了,就算你明天要死了,今天也让你跪着。”

“唉,我本来替你求情了的,只是时宴哥哥知道我明天也有舞蹈比赛,怕你动小手段伤了我,只好让你跪了。”

禾时宴的记忆里,许欢是他的白月光,为了她,禾时宴什么手段都愿意在我身上报复。

从知道我学舞蹈后,禾时宴便想方设法的折磨我的腿。

他把我安排在湿气最重的房间,天冷时,我的腿便会疼。

有时故意让我在外面跪上几个小时,直到看见膝盖红肿不堪时才肯罢休。

S市的舞蹈比赛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禾时宴知道后。

惩罚也就更加严重。

可他没想到的是,无论多晚或者多重,我都会拖着疲惫的身子训练。

就算膝盖红肿,我依然蜷缩在小房间里,用手指模仿着腿,一步一步的训练。

3.

我就这样淋了一夜的雨,后半夜烧的迷迷糊糊时。

突然想起禾时宴还没失忆的时候。

那年有一次病毒性流感很严重,我身体不好,很快便隔离在医院里躺了好久。

那时候别人多少都有亲人照顾,我喝水都要等着护士有时间时,才能喝上一口。

那时候还年轻,对死亡还怕的要死。见着隔壁床的人走了,心里的那根弦终于断掉。

我怕打扰到禾时宴,只能发消息牢骚一句。

“禾时宴,我要是死了,你可得陪我。”

本以为消息石沉大海,可第二天凌晨,我睁开眼就看见禾时宴猩红的眼。

他坐了一晚上的飞机,来时连口罩都没带,像是真的要陪我死。

想着想着,泪水浸湿了整个枕头,泪花闪烁下,我看见禾时宴朦胧的侧脸。

他丢过来一瓶药膏,带着与记忆里完全相反的厌恶的神情。

“你如何我都不在乎,只是要死别死在禾家,我嫌脏。”

丢过来的药膏是德国的一个牌子,很贵。往常的禾时宴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更别提拿这么好的药膏来。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许欢夺得冠军的消息,平静的涂抹药膏。

禾时宴见我安安静静的样子有些惊讶,按照平日里,我应该嚎啕痛哭,和他诉说许欢有多坏的。

只是,我现在浑身疼得要死,实在没这个力气,也没这个心。

“覃杳,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心疼你。”

“我告诉你……我”

“没关系。”

我打断掉禾时宴的话,看着他愣住的表情淡然一笑。

“我只是失去了一次机会。”

“可你这辈子都不能玩电竞了。”

暴怒如想象中的来临,禾时宴气的脖子上的青筋都在颤抖。

抓起身旁的水杯,向我砸来,滚烫的鲜血,顺着脸颊一直流在床单上。

我突然感觉一阵耳鸣,险些跌倒在床上。

等耳鸣消失时,只听到禾时宴说

“覃杳,你给我滚!”

4.

我就这样被禾时宴赶出了禾家,所有人都很高兴。

甚至临行时,还不忘把我的行李,一件一件的丢出来。

身上的钱,只够我找个环境比较差的小公寓住。

我从舞团退出,开始去打杂工来买药吃,只是身体疼得厉害,很久都没好好睡上一觉了。

偶尔夜深时,能看到许欢在朋友圈抱怨自己身体差又生了病。

可没过多久,便又看见她说。

“时宴哥也太敏感了,一个小发烧,他都一整夜没闭眼。”

我节约的连三餐都不能吃好时,禾时宴便用他珍视无比的手亲自为许欢下厨。

我被镜子里自己憔悴的脸庞吓到时,禾时宴正陪着花着精致妆容的许欢去参加巴黎的舞蹈比赛。

好在,我还有哥哥的陪伴。

我和哥哥是在孤儿院认识的,那时候的夫妇****,最在乎的便是健康和样貌

哥哥的脸上有一道疤痕,看起来有些吓人。

而我则是三天两头的生病。

于是我们成了孤儿院里最先被领养人放弃的。

我当时还小,不知道什么叫做被人抛弃。只知道每次都有哥哥陪我从院长房间里出来。

我便撒娇的抱住他瘦弱的大腿,笑着说。“我们以后都一起吧。”

一向沉默寡言的哥哥,却在那天难得的点了点头。

后来哥哥大了,出去打工为我挣钱上学。他没读过书,干的工作都很辛苦,却仍旧让我报舞蹈班上。

我也没辜负他的期望,成功的在高三那年考上北舞。

可上天似乎不愿意让我们顺遂。

获得录取通知书那天,哥哥用一天的工钱,请我去吃烧烤,不巧他离开的一会儿。

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前来搭讪,第一句便是。

“三百一晚,做吗?”

我礼貌的人拒绝了,男人却仍不依不饶的说再加一百块,甚至还动手动脚的拉扯。

哥哥看到后,冲上来就给男人一拳,可那天男人有五六个兄弟。

烧烤店的人没人敢上前帮忙,哥哥拖着伤把我关进一个安全的地方。

随后便被五六个男人逮了出去。

男人们比我想象中的更恐怖,他们把哥哥打的昏迷不醒后,开车往哥哥腿上撵。

即使后面几人判刑,哥哥也还是截掉一只腿。本应该有所前途的他,如今只能开一家早餐店生活。

可哥哥从未怪过我 ,他只说。

“都怪我没本事,让你被吓成这样。”

他总是这样,掏心掏肺的对我好,却嫌自己给的不够。

5.

以前为了照顾禾时宴,我只能在哥哥身边带上一会儿。

他总抱怨,巴不得我早点离开禾时宴。

如今能整日呆在他身边,他又开始担心。

“你和禾时宴,分开了?”

我盯着手中削断的苹果皮,嗯了一声。

禾时宴刚失忆的那一会儿,我身上都带着伤。

有一次刚看望完哥哥出病房门,就被人扯着头发往墙上撞。

瞧着我满脸红肿的样子,哥哥心疼的说。

“杳杳,放下吧。”

我堵着鼻血,仰头忍着即将流下的泪水,过了好久,才沙哑的说了一句。

“哥……他以前,真的很爱我。”

爱到敢为我死的禾时宴。

放下他,又该有多难呢。

好久之前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心脏还免不了有些阵痛。

我替哥哥捏好被子,起身离开店子。

回公寓时,已经很晚了。

前不久周围出现女生失踪案,恰好公寓那老旧的路灯今天彻底熄灭,我正犹豫该如何是好时。

禾时宴却站在小巷外,手指间夹杂着烟 直勾勾得看着我

“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呆愣得停下脚步,有一瞬恍惚。

我学舞蹈那几年,因为训练的很晚,禾时宴总会在家门外等着我。

天气冷的时候,见我抱着胳膊一脸哆嗦,他会粗暴的把衣服套在我身上,生气的说。

“回来这么晚,也不怕被人拐了去。”

而我总是撒娇的跳上他的背。

捂暖他被冻的通红的耳朵。

可如今,我连靠近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原来放下挚爱之人,也可以这么淡然。

“你来干什么?”

许欢今天在巴黎比赛失误,他此刻应该陪着许欢散心,而不是出现在这里。

禾时宴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一般,自顾自的说。

“你还没回答我,去哪儿了?”

深更半夜的来到公寓门口,就为问这么一句话?

我按耐住身体传来的阵阵疼痛,有些不耐烦的骂道。

“和你有关系吗?。”

我翻了个白眼,侧身离开,擦肩时,又被他拽住。

怎么都挣脱不掉。

“禾时宴,你有病就去治,别再我这里发疯。”

胃里的疼痛翻涌而上,嘴里夹杂着淡淡的铁锈味,我实在是没力气陪禾时宴发疯。

挣扎之下,我重心不稳的向前扑去。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