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战神王妃只想和离

首页 > 穿越重生 > 

穿越后战神王妃只想和离

穿越后战神王妃只想和离小说

穿越后战神王妃只想和离

匿名
状态:连载中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 2024-05-20 19:34:20
立即阅读
简介:

从21世纪的不婚主义,穿越成满心满眼只有男人的恋爱脑。 原主作天作地,惹得声名狼藉,恶名昭昭。 楚晚卿穿越过来,步履维艰。 仰天长啸:这日子可怎么过! 和离,必须和离。 前世原主全家被冤惨死。 楚晚卿不能坐以待毙。 要报仇,要和离,要继续过潇洒的单身主义。 跟狗男人谈和离,被拒。 谈休妻,不同意。 楚晚卿一气之下,宣布休夫! 岂料狗男人怒撕休夫书:“在本王这只有丧偶,要不要试试?”

章节目录
查看更多>
精彩章节

想起还在后院的孟玲珑,楚晚卿脸色突变。

“不想死就给我让开!”

段逸雪自知目的被察觉,几步上前拉住楚晚卿的衣袖。

“卿儿,我是真心想跟你解开误会,你听我……啊……”

楚晚卿扼住她的手腕,反手一用力。

“玲珑若有任何意外,我让你今天走不出瑞王府。”

段逸雪毫无反抗能力,如一块破布被撇在地上。

看着楚晚卿往后院飞奔的身影,她毫不在意手腕的痛,嘴角阴冷勾起。

今天宾客都聚集在前院,后院安静的,连个下人都没有。

可就是这份安静,让楚晚卿的心越发不安。

凉亭处,她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玲珑……孟玲珑……”

没人回应,楚晚卿更心急。

难道,重生一世,她还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吗?

如果孟玲珑难逃此难,那她楚家满门呢?

是不是一样在劫难逃?

不能想。

越想越心慌。

“玲珑你在哪?我是晚……”

楚晚卿找到假山处,声音和脚步同时顿住。

她听到很细微的动静。

“玲珑,是你吗?你在哪?”

等待数秒,突然假山后面扑扑通通,好像细碎石子掉落进水里的声音。

楚晚卿几乎飞奔而去。

孟玲珑抓着边上的岩石,越来越虚弱,连呼救都喊不出来。

实在坚持不住了,看到楚晚卿的那一刻,心里一松,突然卸了力,整个人摔进湖水里。

几乎想都不想,楚晚卿跟着跳了进去。

初冬的季节,湖水冰冷刺骨。

她第一反应,想骂娘!

这温度,孟玲珑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快来人呀!S人啦!有人掉湖里啦!”

突然有人高声喊叫,吸引了前院的人。

楚晚卿咬牙卯足了劲游过去,刚托起孟玲珑,便有王府的侍卫也跟着跳下来。

几人手忙脚乱,将人救上岸。

孟玲珑脸色惨白,浑身僵硬,已经没有了意识。

“是战王妃,奴婢看到是她把孟小姐推下去的。”

突然冒出一个丫鬟,信誓旦旦的控诉楚晚卿。

楚晚卿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刚爬上岸,立马把手指搭在孟玲珑手腕。

只是还没探出个究竟,突然一道力量猛地袭来,把她掀翻在地。

“别碰她!玲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了你的命。大夫……快叫大夫……”

孟擎云急红了眼睛,冲过去抱起孟玲珑就跑。

一阵冷风吹过。

楚晚卿浑身湿透,寒意刺骨。

她牙齿打颤,脑子却在瞬间,把来龙去脉想通了。

除掉孟玲珑,嫁祸给她。

这番一石二鸟的计谋,跟前世如出一辙。

只是她阻止了第一次,没逃过第二次。

某一刻,感受到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身上。

楚晚卿突然抬头,正对上段逸雪挑眉的神色。

她在挑衅。

告诉楚晚卿,就算是她做的,又能怎样?

没有人会信她。

迎上她的目光,楚晚卿拳头僵硬。

这笔帐,段家等着!

今日这样的场合,孟国公孟谅山也在。

看着自己的爱女被害,他一张脸酝酿着山雨欲来。

“来人,去通知战王。”

出事的时候,夜九宸正在瑞王书房喝茶。

他姗姗来迟,就见楚晚卿浑身湿透,抱膝坐在冷风里。

她低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群人对她指指点点,好像她一点也没听见。

楚晚卿在想,孟玲珑的身体可能出现什么情况。

她该找什么理由说服孟擎云,让她去看看?

正想着,突然眼前一黑。

带着熟悉体温的披风,兜头将她罩住。

“本王会彻查此事。若真是本王的人犯错,本王一定给孟国公一个交代。”

掷地有声的话落下,他转身看向瑞王妃,声音温浅几分。

“烦请王妃帮忙,找件干净的衣服。”

瑞王妃吩咐了丫鬟一声。

夜九宸抱起几乎冻得僵硬的人,大步离开。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敢拦。

再看孟国公,一张老脸阴沉的好像要S人。

大家丝毫不怀疑,若是孟玲珑真有点什么事,楚晚卿今天很难全乎离开。

夜九宸让人准备了热水。

楚晚卿连人带衣服,直接被丢了进去。

周身骤然被滚烫包围,她被冻延时的大脑,终于慢半拍反应过来。

她眼睛活泛地动了动,突然从水里站起来。

抓着夜九宸的衣服,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夜九宸,我要见玲珑,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我求你想想办法,再晚点,玲珑会有危险。”

夜九宸盯着楚晚卿,脸色难看,眼底复杂。

有愤怒,更有无奈和失望。

“你是楚家唯一的血脉。是不是非要把楚家作绝后,才甘心!”

滔天的怒意从眼眶崩出,低沉的声音近乎嘶吼。

楚晚卿被他的反应,震慑到了。

半天,才摇头。

“不是我。在今天之前,我有很多次机会害她,没必要非今天在文武百官和家眷面前,让人逮个正着。而且这是瑞王府,今天是瑞王妃的寿宴,我在这里动手,等于和瑞王结仇。我就算再蠢,也不会害楚家腹背受敌。”

没有以往的撒泼蛮横,楚晚卿眼底清明,神色冷静。

“夜九宸,最近我在帮玲珑调理身体,她的状况我最清楚。如今,只有我能救她。”

夜九宸刚刚沉寂下去的愤怒,瞬间又升了上来。

“胡闹。你又不会医术,逞什么强。”

早就猜到夜九宸会质疑,楚晚卿一直握着夜九宸的手腕。

沉默几秒,开口。

“你早年受过伤,有异物留在身体里。因为离心脉太近,太医不敢贸然取出。现在你表面看起来很健康,实际上经常心脉疼痛难忍,靠着太医开得药才能止痛,我说的对吗?”

夜九宸迅速收起手腕,脸色寸寸下沉。

当年受伤九死一生。

为了不让敌人发现他的软肋,这件事情除了皇上和太医院掌院院使,还有贴身侍卫夜风,再没有其它人知道。

她怎么会知道?

真的摸一下脉就可以吗?

看他的反应,楚晚卿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跟爹娘早年驻扎在边境的时候,跟一个江湖郎中学过一些。现在你相信了吗?”

夜九宸绷着脸色盯着她,不语。

书友点评
发布书评
同类推荐
热门推荐